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致命吸引力(第3-4章共11章)

致命吸引力(第3-4章共11章)

第三章        恼杀人的娇声

  「妳昏倒的那一剎那,我还以为发生了什感严重的事呢,急得不知怎么办才好。」

  「我只是觉得太累了。」

  「真的已经没事了吗?」

  「嗯,没关係啦。」

  「的确很累人,今天的婚礼实在太烦複了,光是新娘子就换了五套衣服。」

  「实在是太奢华了,一定花了不少钱吧!」

  「听说都是她父亲出的,她们家的产业很大呢?」

  隔天晚上,修司在自己房间里戴上了耳机,听着他放在兄嫂床底下的录音带。他刚才趁着嫂嫂出去买东西的时候,溜进房间将它取出。

  然而,里面并没有他期待的内容。正感到失望的时候,忽又想起,哥哥跟嫂嫂不知都在谈些什么话题,于是,他的兴趣又来了。也许,可以从他们的谈话中,推测出贵子昨天是不是装病。

  两人的话题转到新娘子身上,开始对她品头论足起来。贵子此时的声音很有精神,实在难以想像她刚才曾经昏迷过。

  「新娘子好漂亮喔。」

  「但是,我不太喜欢。」

  「那么,你喜欢什么样子的?我从来都没听你讲过。」

  「妳应该是最清楚的才对啊!」

  接下来,似乎是衣服摩擦的声音,又似乎是在吸什么东西的声音。好奇妙的气氛啊,修司不由得将录音机的音量调大了。

  虽然,可以听到些许混杂的声音,却无法确定它的内容是什么。

  哥哥真是讨厌,他一定是一边亲她,一边说:「我喜欢的,就是像妳这样的。」

  畜生…

  然而,随后一想,其实他们之间若是有什么样的行为也是正当的,人家是夫妻嘛!可是修司偏偏就对哥哥有股强烈的嫉妒心。

  亲吻的声音越来越激烈,还混合着喘息声。

  修司脑里浮现出两人抱在一起接吻的姿态,他的身体也跟着起了骚动。

  此时修司的下部,血液开始窜动,股间似乎要膨胀开来。

  「啊啊啊,你这个人…」

  大概两人已纠合在一起了。

  难道贵子还会拒绝吗…

  修司好希望贵子能拒绝哥哥的攻击,慌乱的心里不太情愿听到贵子被哥哥紧抱住的娇声。

  两人接吻的声音里,还夹着呜咽声,似乎两人还没有想分开的意思。

  他们到底想干嘛?贵子明明知道我放了录音带準备窃听,为什么还让哥哥抱着?难道她已经忘记我放录音带的事了。

  如果她刚刚是假装昏倒的话,更可以藉口说她身体不舒服而拒绝哥哥啊,修司的脑里起了一连串的问号。

  而此刻,他更聚精会神的聆听来自录音带的一点一滴讯息。

  「妳真的已经没事了?」

  这回很清楚的听到哥哥的声音。哥哥还是恋担心的,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。

  两人接下来又开始亲吻了,而这次的声音竟有些慌乱,还混杂着相当程度的呻吟声。

  修司的心里变得好複杂,她假装昏倒几乎可说是她的计划。修司一方面半信半疑,一方面又期待能满足自己的淫念。

  「啊、啊啊…」

  淫蕩的喘息声,让修司的心脏跳得好快,这声音只有在梦里出现过。

  他们现在在做什么呢?吻了那个部分?身体接触到那里了…?

  昨晚看到的乳房和大腿已在他脑里消失了。他目前脑里闪出的影像是她的底裤……

  身体彷彿被烈日燃绕着一般,浑身滚热。实在是忍不住了,底下那东西已经压迫着裤档。于是他打开拉鍊将它取出,红肿的龟头早有液体渗出。

  「我的脸一埋在妳的胸前,就觉得很有安全感。」

  「唉呀…讨厌…好痒呵!」

  连续听到的声音好像是老鼠的叫声一般,一定是正在吻她的胸部。

  印象中那粉红色的乳头又在他脑里甦醒,那么美的乳房,现在正被哥哥舔着…

  「啊啊…不要嘛,亲爱的…」

  畜生!我也要吸看看…

  一想到她的乳房正沈浸在哥哥的热吻当中,他的欲望更加无法浇息。

  「妳看,乳头都挺起来了,多神奇啊!」

  随着他们的谈话,修司的脑里彷彿被那对粉红色的乳头占领,而口腔里的唾液也增加了。

  「你、你真讨厌啦…怎么这样…」

  她说「怎么这样…」,到底是什么事呢…

  修司很难继续幻想下去,或许他们已经展开了难以言喻的行动,真是有说不出的羡慕喔。

  即使如此,到底贵子在想什么呢?她明明知道床底下有录音带在录音,还跟丈夫这么亲热,这简直就是在挑拨修司嘛!

  这不是在嘲笑我吗?难道说自己反而被她将了一军,落入她的圈套中。

  接着又传来了金属的声音,好像是挤压床舖所产生的浊昔。大概是在移动身体吧,果然不错,听到哥哥开口说话了。

  「贵子,让我看看妳的XX。」

  这是什么话?从没想到这么溼秽的字眼会从哥哥的嘴里说出来,修司觉得有莫大的冲击。

  「不要啦…」

  虽然她的话表面上是拒绝,然而从音调上听得出来,那根本不是出自真心。

  「再把脚张开点,身体放经鬆嘛!」

  「嗯,把电灯关了吧…多羞人哪。」

  「不可以啦,我想看一看,已经很久没看看妳这里了啊!」

  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把这种话说出来,修司听着听着都觉得不好意思起来。

  「你这个人啊,真拿你没办法哟。」

  总觉得贵子的声音里带着撒娇与欢愉。贵子一定是很高兴的答应了他的要求。修司此时脑里浮现出她张开着双腿,整个股间曝露出来的姿态。而强烈的焦燥感也同时冲击着他整个胸口。

  修司的下身又开始蠢蠢欲动,他不自觉的打开了抽屉,取出放置阴毛的小盒子。虽然只是一根毛髮,然而拿着它就好像接触到贵子的身体般,有一种说不出的爱恋,欲望也随之升高了。

  「还是跟以前一样的漂亮颜色耶,妳的XX…一点也没变啊。」

  大概是在观察她的秘唇吧!

  就算是夫妻吧,为什么贵子让哥哥这么为所欲为?她应该知道我会听到录音带的…

  「羞死人了啦,喂…你不要这样盯着看啊。」

  这句话简直就是故意说给人听的,这句话修司听得非常清楚,让他有了更多的遐思。

  「怎么会羞人呢?我们是夫妻啊,我不是已经看过好几次了?」

  阿彻厚着脸皮一点也不害臊的说,他的声音充满着男性的自信。

  「啊。」

  只听见贵子叫了一声,接下来的声响与刚才床舖的挤压声不同,它是床震动的声音。

  是不是他开始舔了!那个部位…

  修司把音量开得更大。

  贵子激烈的喘息着。修同想像着此刻的贵子闭着眼睛,随着床的震动而不断发出淫声。

  「啊啊,味道真不错,贵子这地方…」

  「啊啊啊…你这个人…」

  好像小狗在喝水的声音,修司联想着哥哥舔着贵子的神态。

  这样的声音再加上贵子那似乎十分满足的淫声,再次冲击着修司的股间,令他整个头皮发麻了。

  我也想要…贵子的…噢,她那个地方…

  修司情不自禁的开始舔着从小盒子里取出的阴毛,彷彿那上面还留有女体的独特气味。

  现在,连续不断传来床舖震动的声响,而喘息声里还混杂着抽搐的声音。

  修司脑里儘是一幅幅贵子张着大腿的写实影像。

  啊啊,贵子…

  修司已无法压抑自己的欲望,突然他抓住了自己的龟头…

  虽然修同将自己的问题解决了。然而,哥哥似乎还未对贵子放鬆。贵子的呻吟里,还渗杂着低泣声。

  修司将裤子穿好,把擦过精液的纸屑丢进垃圾桶,再将那根毛髮收进盒子里。突然觉得喉咙极乾,于是他立刻站起身来向厨房走去。

  贵子一向爱乾净,经常打扫厨房,而冰箱也是常常整埋,所以取东西很方便。修司拿出了柳橙汁,将它倒在杯子上。

  火热般的身体灌进了冰凉的果汁,真有种说不出的快活。才刚喝到一半,背后有个声音…

  「是修司吗?」

  他转身回头一看,原来是贵子。她站在厨房门口,穿着一身粉红色的睡衣。

  「我好喝喔…」

  这声调听起来怪怪的,一看到贵子的脸,他忽然觉得有种罪恶感袭来,刚刚还在偷听人家夫妇的床第间事。

  「我刚从洗手间出来,听到有声音,所以跑出来看看。」

  时钟正指着半夜二点钟的位置,修司的耳朵里还残留着贵子的娇喘声,而此刻却是跟她打照面,不由得心虚起来,而她那身睡衣,更让他迷惑了。

  「我也觉得渴,想喝喝果汁。」

  贵子说着就靠了过来。那隆起的胸部,彷彿是在翻弄修司的视线,修司赶紧把剩余的果汁喝完。

  「杯子可以借我吗?省得我再去拿一个。」

  她伸出了纤细的手指。时间好像突然停顿了下来,如果这时候抓住她的手,往自己身上靠的话,那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。

  而且,她绝对不会抵抗。

  这样的念头自修司的心底泛起。

  幻想着自己紧抱住嫂嫂的影像又浮现在他眼前,而此刻真真实实的贵子就站在他面前。

  但是,他无论如何就是无法伸出手来。实际上修司只是把喝完果汁的杯子交到贵子手上,对她说声「晚安」后,便立即逃离现场。

  回到房间的修司,心慌意乱的心直噗通噗通的跳,还跟自己生起气来。

  然后,他一边在笔记本上写下「停止恶作剧」,一边又觉得实在猜不透贵子的心理,她居然能在被录音的情况,若无其事的与哥哥亲热。

  说不定贵子是故意想挑逗我…

  修司不断的反覆推敲贵子的举动,把所有可能的事凑合在一起,他愈来愈相信自己的推测。

  继续再听听录音带吧…

  一戴上耳机打开了开关,立刻又传来贵子恼人的娇喘声。

  「啊,啊啊…啊啊…不、不要…啊啊…嗯…」

  她发出这种声音的时候,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样子啊?修司回想着刚刚才碰到贵子,实在很难把她刚才的脸和她恍惚的沈醉在性爱中的表情联想在一块。

  受到贵子淫声的催情效果,修司的下身又再度充实了起来。

  「贵子,妳看,妳已经好溼哦。」

  「啊啊啊,我、已经不行了…」

  「这回,我们从后面开始好了。来,把屁股擡高,再高一点…对了,就是这样。嘿嘿嘿…」

  他到底在干什么啊…

  修司一想到躺在床上的贵子,就觉得一阵头晕目眩。

  「啊喂…啊啊啊…你这个人真坏唷!」

  「是不是很喜欢这样被人舔啊?」

  耳边全是贵子的娇啼声,很难想像平日端庄的嫂嫂会发出这样的声音。修司听着听着,不断的揉着眼睛,彷彿自己已看到翘着屁股呻吟的贵子的模样。

  「啊!贵子的屁股太棒了。」

  哥哥也变得兴奋起来,连喘息声都慌乱了。修司不由得羡慕起哥哥了。

  两人的呻吟声加上喘息声,好像成了一首淫乱的协奏曲。

  哥哥现在又在干什么了…

  光是听声音实在难以猜测两人在做什么,修司觉得自己的想像力真是贫乏。

  接下来喘息声好像转变成了悲泣声,修司也跟着紧张了起来。

  「贵子,我要进去啰。」

  「唉呀,不要啦…」

  贵子的声音又变调了,可以想像她此刻的心理和身体已经乱成一团了。哥哥大概不只利用他的舌头,连手也一起併用吧!

  房间里充斥着雄雌动物的气味,好像自录音带那端漂了过来。

  「喂,也让我来为你服务吧…」

  突然贵子开口说话了,修司赶紧竖起耳朵注意听。原来这回换成贵子贡献她的舌头。

  修司却好像把哥哥的角色替代成自己的,他脱下了长裤,抓住出自己隆起的东西。

  啊,贵子,妳也能为我服务吗…

  他梦想着自己被贵子握着,含在她嘴巴的感觉,那种被温暖潮溼的舌头包围住的快感…

  「噢噢噢…贵子,真好啊。」

  哥哥爽快的声音传染给了修司,他的神经似乎也被安抚着,显得异常的兴奋。他集中精神去听贵子舔哥哥底部的声音,却只听到他发自鼻子的淫声。

  到今天才知道哥哥原来也是这么轻浮的人。平常吃饭的时候,看到总是沈默寡言,而现在却因为性高潮而不断发出淫秽的声音。

  他一定是耸息着贵子,来满足他的性癖好,这么夸张的淫蕩行为,想来还真是有趣。这么说来,阿彻从小就有这方面的天份,他经常得到大人们的喜爱,而修司却没他那么幸运。

  录音带里不断传来贵子舔着哥哥的呻吟声。口含着那勃起的东西,一定很兴奋吧。

  再注意去听,此刻的声音似乎是舌头摩擦肉棒的声响,修司的脑里于是出现了贵子口含哥哥那东西的影像。

  「贵子,把手伸进去,后面也帮我舔一舔。」

  哥哥居然连这种话都说得出来…

  修司对兄嫂两人的性行为感到十分吃惊。从他们平常的生活举止来看,绝难以想像两人的床第生活竟是如此的大胆。

  再看看贵子,她难道真的忘了有录音带这回事吗?否则,应该下会让自己夫妻间最隐密的事情都给录进去吧!

  而修司本身,被他们两人激烈的性爱震慑住了,他早已忘了自己原先想从录音带里去探索嫂嫂的内心世界。

  床舖激烈的震动着,阿彻提出两人彼此舔对方的建议。

  修司开始想像着,贵子倒转过身体,骑在哥哥脸上的景象,而他化身成了阿彻。

  如果真的能跟贵子有进一步的接触,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啊!但是这对哥哥而言,这是轻而易举的事,而对修司来说,只能停留在幻想当中,真实的世界里是不容许他有这样的行为。

  嫉妒、悔恨等等的情欲包围着修司,他冲动的抓起自己勃起的东西,在射精的同时,耳边传来贵子低泣的淫声,彷彿自己真的碰触到贵子的身体。

  「贵子,再张开点。」

  哥哥的声音里包含着许多的淫秽。

  如果从他这句话来联想的话,那可是一幅十分猥亵的图案。

  贵子的口中不断发出浪蕩的娇声,在修司的脑里似乎变成了一首淫艳的音乐。

  舔着、吸着,互相呻吟着,二人肉体的热波也自录音带那端传来。修司于是再将音量开大。

  啊啊,我也想要。哥哥真是狡滑,只顾自己一个人快活…

  修司一面想着嫂嫂,一面沈浸在自慰中。而他最盼望的是,能跟贵子共度春宵。可是,现在却是哥哥在享乐,修司心里充满了嫉妒。

  别说接触女性的身体,修司连跟女孩子接吻都未曾有过,简直不知道哥哥是怎么去亲吻那个地方的。

  然而,反覆地听了录音带里那些卑猥的淫声,强烈鲜明的印象已深植在他的脑里,修司渐渐跌入性的兴奋状态中了。

  贵子的声音更加提高了,娇喘声夹杂着呻吟,几乎快叫出来了。接着则是录音带的杂音里,混合着吸吮肉体的声音。

  「啊啊啊,亲爱的…我…已经不行了…」

  贵子似乎是在激烈的喘息中,好不容易才迸出这么一句话。

  「妳不想要了吗?贵子。」

  从阿彻的声音听来,他好像是正在欣赏贵子淫乱的样子,让人觉得他很悠哉。

  「如果妳还想要的话,就说出来嘛!」

  「…你、你不要这么坏好不好?」

  「好吧,如果妳不说的话,我们就到此为止吧!」

  修司觉得他们两人的对话简直是小说里面的情节。平常道貌岸然的两夫妻,居然在性生活上是如此的放浪,真是连做梦也想不到。

  「啊啊,要、我要…!你进去吧!」

  贵子的声音充满了依恋,她此刻一定是摇着屁股跟哥哥撒娇吧。

  贵子,还是让我来为妳效劳吧…

  修司没想到自己心里跟着有这个反应。然而,录音带里哥哥却是故意不应贵子的要求。

  「才不要呢,我还不想进去,我还没尝够贵子身体的味道…」

  这话还没说完,就传来了什么东西倒在床上的声音,跟着是贵子的甜腻的娇声。

  哥哥又开始什么鬼名堂了…?

  修司无法往下想像了。可是,那吸吮性器的声音和来自贵子的抽噎声却听得很清楚。可以确定的,一定是又在干那件事了。

  不管怎么样,那两个人真是精力充沛,听得修司开始觉得精神恍惚起来,整个人昏昏沈沈的。

  接下来又是床舖震动的声音,可见两人的行动真是激烈啊!

  断断续续的类似脚踏车剎车的声音,一直迴旋在修司脑里,彷彿连心脏都要给震破了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…

  「贵子,我进去了。」

  这回是哥哥的声音。

  终于要办正事了…

  修司坐直了身子,看看录音带只剩一点点了。

  那两个人不知道是採取什么样的体位,修司又开始幻想了。啊,正常的话,一定是男的在上面吧。

  「啊啊啊…真好!亲爱的,真好!」

  那种反应,可以想像,事情已经开始进行了。修司全神贯注在耳朵上,不愿任何从录音带传来的讯息有半点走漏。

  床的震动开始有规律起来,就像列车自远处慢慢驶近似的,律动的声音也渐渐变得激烈了。

  而同时,肉体与肉体的彼此纠缠,配合着刚才的律动声音,再添上贵子达到高潮的娇声,实在热闹。

  「贵子,这样是不是很舒服?」

  律动的声音好像停下来了,接着似乎是两人的嘴唇寻求接合,然后又是挤压床的声音。

  现往则又变成肉体与肉体激烈摩擦的混浊声音,还夹杂着拍打屁股的声音。

  大概是要玩后面吧,像狗一样…

  修司眼前似乎出现了哥哥擡起了她的屁股…随着录音带传来律动,修司也抓起自己的阴茎。

  啊啊,我也想跟贵子…

  从心底深处传遍全身,修司感觉自己强烈的需要贵子。

  可是,她是嫂嫂啊!不管那么多了,反正,就是要她,贵子…

  昨晚看到的贵子光滑细腻的肌肤又浮现在他脑里,修司不自禁的用手上下摩擦自己的身体。

  突然,传来喧噪的淫蕩声,而此时录音带也结束了。

  感觉贵子好像已经远离而去,欲望就这样悬在半空中。

  啊啊,贵子,不要走…

第四章        淫靡的策略

  《我已经听过录音带了。真令我吃惊,不过妳还是帮了我的忙-自慰方面。你们可知道自己的性行为有多激烈吗?那种爆炸力真是惊人!》

***

  修司迅速的在笔记本上写了一封给嫂嫂的信。

  二天后得到她的回覆。

  《那完全是我的疏失,由于身体不舒服而昏倒,醒来后完全忘了你的计划。拜託把录音带毁了吧。》

  信上的内容,让修司出乎意料。

  他无法相信贵子说的话。如果她想把录音带拿出来,在昏倒前多的是机会,可是她并没有这么做。为什么贵子对这件事不积极的阻止呢?可见她对修司的这项计划,基本上是默许的。

  而这项计划原本是要扰乱贵子的。可是,现在看来,贵子好像并没有受到什么干扰,修司心里甚为不平。

  过了几天,修司再度提笔在笔记本上写信给她。

***

  《我不会毁掉录音带的。对我来说,那是十分珍贵的宝贝啊!

  但是,也请你放心,我不会笨到拿去给别人听的,我只有在独自一人的时候,才会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听。

  从现在开始,我会每天晚上在同一时刻进行自慰。

  晚上十一点,跟自己的身体玩。

  那个时刻,我一定边听着贵子的录音带边自慰。希望贵子也在那个时候想想我,如果妳也能摸摸自己的胸部和性器,就是对我莫大的鼓励了。

  无论如何,请妳记住,晚上十一点是我一面想着贵子一面进行自慰的时刻。》

***

  告诉她同一时刻进行自慰,连自己想来都觉得这个计划十分淫秽。然而,光凭想像便觉得刺激有趣。

  隔天,他在书桌上将笔记本摊开后,便上学去了。

  柏青哥店里的热门音乐传遍了整条街道。

  从学校到车站的路上,一定会经过两家柏青哥店,平常早的话,修司会溜进去玩玩,可是现在已经是傍晚五点钟了。

  贵子应该看过那封信了吧…

  一定不会错的,她看过了。

  如果她看了以后,会怎么想呢?大概会有点吃惊吧?不过,像她那么冷静的人,说不定不会太在意吧…

  不管如何,此刻修司期待着回到家后,看看嫂嫂的表情。

  就在他大步经过柏背哥店门口的时候,突然背后传来大声的呼喊,修司立即停下脚步。一转头,原来是同班同学齐藤哲治站在那儿,他正从店里走出来,手上还拿着赢来的奖品。

  「你搞什么鬼,不去上课却泡在柏青哥里?」

  齐藤向他靠过来,两人并肩走着。他在高中时代是橄榄球校队,虽然个子比修司小,却相当结实。

  由于曾经重考一年,所以他还大修司一岁。齐藤在班上是个活宝,非常受到同学欢迎,而修司也不讨厌他。

  两人话题一直围绕在柏青哥上。齐藤很喜欢玩柏青哥,不但是学校附近的柏青哥店,连市中心的柏青哥他都了如指掌。修司一直听他在吹牛,然而快到车站的时候,齐藤忽然小声的把话题转到女人身上。

  「你知道印象部吗?」

  「印象部?」

  「就是『印象俱乐部』嘛!」

  由于曾在杂誌上看过这类的玩意儿,所以「印象俱乐部」究竟是什么名堂,他多少了解一点,何况还曾听齐藤提过。

  「哦,我好像听过。」

  「那么,你也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啰!」

  「其实,那地方我也没去过,只是在杂誌上看过这类报导而已。」

  修司才到东京不久,因此一些风化场所对他来说还算陌生。人概正因为如此,所以对女人也一无所知。

  虽然心里很好奇,可是要他一个人去那种场所,他仍会害怕。再说,他也没有那么多钱。

  「刚进大学的时候,社团的学长曾带我去过。没想到就此迷上那个地方。松本,下次有机会,要不要跟我去见识一下?」

  「好啊,可是我…」

  「你是担心钱吗?别擒心啦,学生还有打折呢!」

  「不是钱的问题啦!」

  修叫低着头,快步向前走去。

  「那么,是什么呢?」

  被他这么一问,修司简直不知道要如何地开口,既然钱不是问题,那么还有什么理由呢?可是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对他说出来心里真正的原因。

  「那里有很多可爱的女孩子,你一定会喜欢的。」

  「可是…」

  「别在跟我讲一堆理由了,如果你想通了,就打个电话给我,我随时都可以带你去。别忘了,那地方包你一定会喜欢。」

  「我知道啦!」

  在车站跟齐藤分别后,修司在电车上觉得有点后悔,如果刚才一口气答应他就好了。所谓「印象俱乐部」就是专演色情戏剧的地方。自己平常无法达成的情欲,只有到那里才能实现,何况还能和店里的女子尽情玩乐。

  或许能找到一个喜欢的女孩子,作为嫂嫂的替身,而进一步接触,这该是多大的享受,光是这般想像,就觉得欲火上身了。

  他一回到公寓里,立刻下定决心,打算晚上打电话给齐藤,要他带自己去。

  走到了玄关口,他想起了早上出门时放在桌上的笔记本,不知道贵子会有什么反应。

  门铃一响起,便听到贵子走近的脚步声。果然,里面传来了贵子的寻问。

  「是那位啊?」

  平常,修司都是用自己的钥匙开门,而今天却希望由贵子来替他开门。

  「是我,修司。」

  「你稍等一下。」

  随着转动门把的声响,大门开启了,修司的眼前突然一亮。她穿着一件黄色的迷你裙洋装,上面加上绣着花朵的围裙。

  「你回来啦,太好了,还好你这个时候回来。我的手指被刺到了,自己没办法拔出来,正好,你来帮帮我的忙吧。」

  修司连回自己房间的时间都没有,就跟着她来到客厅。紧身的迷你洋装下,包裹着浑圆的臀部,随着她的步伐而左右摇摆,那付姿态真是撩人。

  贵子的态度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,难道她还没看到那本笔记簿?

  贵子坐在沙发上,连忙拍拍身边的位子要修司坐在她身旁。修司这还是第一次跟嫂嫂坐得这么近。一坐到她旁边,立刻感到有股暖流传过来,修司的心里不禁起了阵阵涟漪。

  「你看,刺得这么深!」

  贵子伸出了左手的手指送到修司面前。不知是不是他心不在焉,竟然没看清楚,于是贵子又将手指更往他靠过来。

  果然,指尖处已经有一点变黑了。

  「是这里吗?」

  「是啊,痛得像针扎似的。」

  他那敏感的视线,这回转到了她的腋下。那部位已经剃了毛,显得特别的白皙。

  修司手上一拿到针,立刻从口袋里取出了打火机,在针头上面烧。

  「你在干嘛?」

  贵子身体向他靠过来,接着便坐在他身边,修司表面上尽量保持平静,不去理会自己的生理变化。

  「我在消毒,以免伤口跑进了细菌。」

  「嗯!修司真不错,什么都知道!」

  为了让他便于处理,贵子身体又更靠了过来。

  多奇妙的气氛啊!如果贵子看到了那本笔记簿,那么她此刻抱持的心态又是什么呢?

  来自嫂嫂身上的那股热气,让修司觉得自己的全身彷彿也要燃绕起来般,虽然这时候整个人好像要往上飞舞,但修司极力按捺住自己。这可不能开玩笑啊,要小心的处理才行,他一再告戒自己必须冷静。

  「会有点痛哦,忍耐一下。」

  他轻轻地握着贵子的手,準备将针头扎进去被竹刺刺到的部位。

  「会痛吗?痛的话就告诉我。」

  「没关係,这时候还不会痛。」

  因为是坐着的关係,迷你裙也跟着往上溜,露出了一大部份的大腿,修司的眼睛几乎无法集中精神。

  针一扎进去便往里拨,于是破了一点皮。

  「竹刺扎得很深耶!」

  「好痛啊!」

  贵子大声的叫着,修司也跟着慌乱得放开了手。

  她皱着眉头,似乎真的很痛。

  「对不起。」

  「不,修司,是我不好,叫得那么大声。我会忍耐,不再喊痛了。」

  贵子眼睛布满血丝,用娇嫩的声音说着,再度伸出手指。修司看到这情景,也陷入了极度的兴奋状态,全身的汗水好像要喷出来似的。

  他再次抓住贵子的手,贴往自己的眼睛,专心一致的把针刺进去。

  「嗯,嗯…」

  贵子痛苦的呻吟着,同时歪着脸摇晃着上半身。这时的呻吟声与那天录音带的声音几乎完全相同,使修司的下部更加兴奋的坚挺。

  随着针头的移动,二人的呼吸也加速了。同时,贵子的口里也传来妖豔的呻吟声,感觉好像是性行为所发出的声音,修司意识不由得模糊起来。

  那曝露在外的大腿,随着呻吟声,也慢慢的张开来。修司的视线忍不住又要盯往那里,无法集中精神在针头上。

  何况一擡眼,还有那对丰满的乳房,也在向他招摇,修司慌乱的心里实在无法平静下来。

  「再一下就好了。」

  「嗯…啊啊,可是好痛啊…」

  贵子的身体不断抖动着,他只好将她的手挟在腋下。可是如此一来,贵子的呼吸也紧挨住自己的脸颊,修司变得更加兴奋了。

  「啊啊,嗯嗯嗯…」

  耳边不断吹来贵子温热的气息,腋下挟着的她的手腕一直发抖着。手肘又碰到她那柔软的乳房,修司忍不住就要射精了。

  「呀!痛死我了。」

  紧张的状态已到达了顶点。修司连忙拔出了针头,贵子的手指已流出了血。

  修司连忙将指头放进嘴巴吸吮。

  「啊!」

  贵子叫了一声后,全身似乎瘫痪了。这时候,她已不再有任何的抵抗。

  血液在口腔里扩散开来。修司心里想,这就是我最爱的贵子的血液,好像葡萄酒一样的甘美啊!一股快感贯穿了全身。

  啊啊,我要一直这样的舔着她…

  修司忘了此刻最重要的是把竹刺拔掉,他整个人已经陶醉。

  而这样的情景,并不只是发生在修司的身上,痛得歪着脸的贵子,似乎也出现了沈醉的表情。修司意识到,有份说不出的热流默默的在两人中间传递着。

  「对不起!」

  「没关係,修司。」

  「可是,还流着血…」

  他再度将指头含在嘴里,不断地吸着。虽然,嘴里的血液已渐渐淡了,他仍不愿将手指拿开。

  纵然那不过只是个手指头,可是在修司的心里,那可是贵子华丽的肉体的一部份。吸着它就好像舔着她的全身,修司此时已陷入了这样的错觉,无法自拔。

  如果这时候,贵子开口说话,或许修司会立即回到现实中,可是贵子偏就不发一言。

  然而,她的呼吸已变得些许混乱。看看她的表情,已闭上了眼睛,似乎将注意力集中在指尖上。

  贵子也跟我有相同的感觉吧…

  修司这样想着,他渐渐大胆起来了,他小光只是含着指头,他开始将它放在嘴巴里进进又出出。

  于是,贵子彷彿受到搔痒般,身子不但摇晃起来,口里也发出了喘息声。

  那一对并肩坐在沙发上的男女,男的嘴里含着女的手指头,而女的正陶醉的喘着气。这幅景象任谁看了,没有不会有一番遐想的。

  此刻的修司,整个心已经完全在贵子身上,几乎忘了自己身在何处了。

  嫂嫂彷彿也加入他这场游戏,并没有打算把她的手指抽开。

  他的口腔里充满了唾液,卖力的吸吮着。

  如果现在他强迫贵子做某件事,或许不会遭到拒绝…

  突然,他的脑里浮现了这样的念头,那股欲望有如波浪要冲垮河堤般强烈。

  她的嘴唇、脖子、隆起的胸部,有如一幅幅的画面,交替地出现在他眼前,翻弄他的思潮。

  就这样吧!把她抱起来亲吻个够,如此一来,自己长久以来的愿望就能得到满足了…

  但是,万一被她拒绝的话,怎么办…

  犹豫不决的挣扎在他心里纠结着。

  他想起了一件件的事-当她第一次看到日记的反应、暗藏的录音带、昏倒在浴室的贵子的肢体…到目前为止所有有关贵子的行为,一一在他脑里迥旋。

  最后,他得到一个结论,不管此刻他做了什么,都应该不会遭到她的拒绝。

  强大的欲望已经无法压抑了…

  哥哥,对不起…

  就在修司下定了决心,嘴巴将手指头放开,準备双手去拥抱贵子的时候,突然,电话铃声响起了。

  「…是阿彻吗?」

  贵子也立刻回过神来,站起身子,走到电话机旁。

  ***

  此刻距离修司信上所说的「十一时进行自慰」的时间相当近了。

  修司在房间里,戴着耳机一边听着兄嫂亲热时的录音带,一边回想着傍晚发生的事。

  那个时候,如果电话不响的话,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呢?修司肯定会抱起贵子吧!而贵子会作何反应呢?这实在很难去想像。

  然而,在当时被那种气氛包围下的两人,如果因此发生了什么关係,也可以说是极自然的。

  贵子通完了电话回到位子上的时候,存在两人间的共同幻想也跟着破灭了,似乎有座看不见的墙横在他们两人中间。

  「没想到今天阿彻会提早回来,我得赶紧做饭去了。手上的竹刺,就等他回来帮我拔掉好了。」

  行动中途被打扰的修司,心中不快的回到自己的房里。放在书桌上的笔记本已被閤上了,记得早上出门的时候,他故意将笔记本摊开,而此刻的情景显示,贵子已经看过他的信了。

  究竟笔记本的内容跟竹刺之间,是不是有什么关係?这不得而知。可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的,贵子在得知修司那涸淫秽的计划后,还要修司帮她拔掉竹刺。

  修司现在的口腔里,还留着刚刚含着贵子手指的些许触感。他不由得把自己的手指也放进嘴里,却觉得粗糙无味,于是更加思念起贵子柔软的指头。

  还有一分钟就是十一点了,哥哥嫂嫂应该已经回到房间了。

  贵子此刻心里做何感想呢。她不至于忘了我的「十一时进行自慰」的事吧!

  录音带里传来了浓厚的亲吻声,混合着嘴唇与嘴唇接触的杂音,偶而还有贵子娇嫩的喘息,把修司兴奋的感官拉拔到最高点。

  啊啊,贵子…

  他拉下了拉鍊,脱下了裤子,用手指抓着阴茎,轻轻地上下抚摸着。光是这动作,便使那部位变得坚挺起来,宛如肉棒般。

  下半身已解除的修司横靠在床上,背上壂着一个枕头,採取一个利于自慰的姿势…

  即使如此,他还是无法获得满足。如果下午没有那通电话的话,他说不定已经达成愿望了。这么一想,修司更加痛恨起那无聊的电话。

  「我的脸一埋在妳的胸前,就觉得很有安全感。」

  「唉呀…讨厌…好痒啊!」

  录音带又传来两人的嬉笑声,偷听兄嫂床第间的亲热,对修司来说,无疑地十分煽情。

  这么看来,现在这时候,哥哥跟贵子一定又在做录音带里传来的这些事吧!

  而且,不管怎么说,哥哥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早回家了…

  「啊啊…不可以啦!」

  「妳看,妳的乳头也坚挺起来了。」

  「你这个人最讨厌了…」

  「嘿嘿嘿,贵子…」

  哥哥的声音,在修司的脑里留下了鲜明的印象,更加挑逗着修司。

  「贵子,我下面已经膨胀了,贵子…」

  修司在房间里对着贵子吶喊,同时也安抚着自己的身体。